联系我们
  • 手机:18669583018
  • 邮编:276000
  • 邮箱:
  •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河东区工业园
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Copyright &/169; 2014-2017 jinqiaoyey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山东临沂金桥液压机械 联系人:王经理 联系地址:山东省临沂市河东区工业园 联系电话18669583018

您是本站第位访客 技术支持:鑫康科技


  • 主页
  • 五轴深孔钻
  • 焊线压板
  • 拌面机
  • 主页 > 五轴深孔钻 >

    底清风纸:生产机器污浊不堪 出厂前多人摸过

      发布时间:2018-03-21 21:59

      卫生纸不仅是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用品,而且还和人的皮肤直接接触,我们平常所用的卫生纸是不是卫生呢?4月20日,记者应聘进入清风、真真和唯洁雅的生产厂家——金红叶纸业(青岛)有限公司,作为金红叶的一名夜班包装工,记者在车间发现,日常用的每一卷纸都要被4个工人赤手触碰。记者调查得知,在原纸相同的情况下,硬盒抽纸要比软包装抽纸贵出好几元。另外,金红叶的工人每天上班12小时,在这里干一年相当于在正常企业工作 468天。

      4月20日中午,在胶州汽车站,记者坐上了前往赵家店村的汽车。车上上来了几个手拿大包小包的打工者,记者询问后得知,他们也是去赵家店的。“听说赵家店附近的工厂不少,想去看看有没有招工的。”一个小伙子对记者说。

      汽车晃晃悠悠开了一个多小时,赵家店终于到了。马路上来往的大货车很多,掀起阵阵飞扬的尘土。按照地图上的方位指示,记者在附近转了三四圈,可金红叶纸业却怎么也不见踪影。几番打听,一家修车店的老板给记者指了个正确的方向,原来离这里还有三四里地呢。

      没有公交车 ,只能步行。终于来到金红叶公司的厂区,大门口挂着醒目的红色条幅:“招生产线元一个月,包吃包住”。待遇这么高?记者心里边想边要往里走,传达室里一个彪形大汉喝止住了记者:“干什么的!”“找工作,来面试的。”记者小心翼翼地说道。

      “谁让你来的?给谁打的电话?”大汉上下打量着记者问道。“一个男的,好像是管事的。让我今天直接来就行。”“是吗……那你进来先填张表吧。”大汉松了口,放记者进了传达室,递了张表给记者,接着去一旁给车间打电话核实。打了五六个电话后,这位工作人员对记者说:“我们人力资源部的人出去招工了,得下午五点左右才能回来,你在这等等吧。”记者又问是不是最近来应聘的人很多,他说道:“是啊,这个工厂是去年开始运转的,需要将近1000个工人,现在才300来人,这不今天填的表格已经好几张了。”

      记者观察到,进出工厂的程序十分严格,生人根本不能进厂区。一男子想给在工厂内打工的亲戚送点衣物,被门卫拦了下来,非让亲戚来接他才行。男子在大门和办公楼之间来回跑了四五趟,开了好几张证明才被放进去。

      记者在门卫处填写应聘单时,大汉向记者介绍了金红叶纸业,“咱这是金红叶纸业在青岛的工厂,生产出来的唯洁雅、清风和真真品牌卫生纸主要面向华东市场,这三个品牌的产品主要包括卷纸 、抽纸 、盒装面纸、纸手帕,你们来了就是给卫生纸进行包装。”大汉一边向记者介绍,一边给记者演示包装工的工作内容。

      大汉说,包装工挣得不少,一个月三四千元没问题,一天工作12个小时,有4个小时能按照工资的150%计算,星期六的加班工作按照200%计算,五一劳动节等法定假日的加班工资按照300%计算,“挣得不少,就怕你们受不了,干不下去。这福利待遇也行,逢年过节的福利都是卫生纸,在金红叶上班,家里用卫生纸是不必愁了。”

      4月20日,一下午的时间,共有六个打工者前来面试,看来最近在附近乡镇的招工宣传颇有成效。下午五点半,天下起蒙蒙细雨,一辆黑色商务车载着招工归来的工作人员驶进了工厂。一个工作人员下了车向记者挥了挥手,记者赶紧跟着进了车间旁的一座三层办公小楼。

      工作人员简单看了看记者填的表格,抬头对记者说:“我们这个工作可是很累的,你能干得了吗?”旁边一位看上去貌似领导的工作人员说:“带这些想干人的去工厂看看再说,让他们先感受下,别以为这是什么轻松的活儿。”

      随后,记者就被人力部的张强(化名)领到了车间,几排生产线正在高速运转,包装工人一个个面无表情、快速地进行着手中的工作。机器的轰鸣声让人说话时不得不贴近了大声吆喝:“这些机器24小时不停,我们这里是两班倒,早八点到晚八点,晚八点到第二天早八点,强度很大。”张强指给记者看一卷卷巨大的卷纸:“这都是从海南运来的,是制作各类卫生纸 、纸巾的原材料。我们这个工厂负责分类、切割、包装 。现在马上就要五一劳动节了,各大商场超市都在搞促销,我们手头的订单多得很,必须得加班加点地干。”

      在包装车间,记者看到许多废弃的卫生纸堆放在角落里。“这些废纸不要了吗?”“不要了,但是会卖给别的厂家,4块5一公斤,制作A4复印纸的工厂用得着,这纸都是100% 原木浆的,扔了可就浪费了。”张强不忘重申“原木浆”纸的品质。

      车间里,不仅包装工忙得一塌糊涂,连在各个仓库之间穿梭的叉车也开得飞快,可以感受到整个车间的生产压力不小。参观了一圈后,张强笑着看着记者说:“怎么样?能干的话就去办健康证和各种手续,立马就能来上班了。”

      记者表示一定没问题后,张强意味深长地问道:“以前干过类似工作吗……没有啊,那为什么要来这里上班,这里工作强度真的很大,特别是夜班,一般人熬不住!我觉得你完全可以去找一份其他工作,在这干真的很累。”说了半天,看记者不为所动,张强说:“那你回去办证,先来干两天试试吧。”

      4月23日上午,待记者办妥了入职手续,张强把记者领到了车间,车间领班表示白班的工人已经够了,记者只能等到晚上8点到车间上晚班,晚班的时间是4月23日 20时至4月24日 8时,共12小时 ,期间有一顿宵夜和一顿早餐的时间,一顿饭的吃饭时间是20分钟。

      记者了解到,金红叶纸业胶西工厂车间里的机器都是24小时高速运转的,为什么不安排三班倒呢?张强对记者说:“二班倒是大领导定的,厂子刚办起来就是二班倒。”随后,张强还戏谑地说了句:“赚钱赚疯了。”一名在工厂上班五个多月的工人告诉记者,自己每个月平均能拿到4000多元的工资,“我们就是用劳动换工资,这活一天12小时 ,有时候一个礼拜甚至半个月都得上夜班,很辛苦,一般人很难承受。”按照每个月工作26天来算,这名工人每天12小时的工作时间能挣到154元左右,平均每个小时的工资是12.8元。

      尽管金红叶员工的工作时间很长,而且工人们经常需要上夜班,不过大部分工人对自己的工资都比较满意。4月23日,记者同其他工人在上晚班时 ,车间领班对记者说:“在金红叶干活是挺累的,这就像个魔鬼训练营,只要能在这坚持住,今后去哪工作都没问题了。工资挺好的,多干几年出去就成富婆了。”听了领班对记者说的话,其他工人都哈哈大笑。

      按照我国法律的规定,“国家实行职工每日工作8小时,平均每周工作40小时的工作制度。”而金红叶员工每天需要工作12小时 ,每周上六天班,共72小时,远远超过了国家规定的每周工作时间40小时 。按照规定,每人每周只需上班5天,每天工作时长8小时 ,每周工作时长为40小时,金红叶纸业的工人每周需上班6天,每天工作时长12小时,每周工作时长72小时 ,记者计算得知,一年52个周,金红叶的工人要工作3744个小时 ,按照法定工作时间来算,是一个职工468天的工作量,也就是说在金红叶当包装工,一年相当于在正常企业工作468天。

      为此,记者咨询了山东德衡律师事务所的许方叔,许方叔告诉记者,金红叶纸业用人的制度很明显不符合劳动法的规定。许方叔说:“《国务院关于职工工作时间的规定》第三条,职工每日工作8小时 ,每周工作40小时 。另外,《劳动法》第四十一条规定,用人单位由于生产经营需要,经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后可以延长工作时间,一般每日不得超过一小时 ,因为特殊原因需要延长工作时间的,在保障劳动者身体健康的条件下延长工作时间每日不得超过3小时,而且每月加班时间不得超过36小时。”许方叔说,金红叶纸业的员工每天工作12个小时 ,每天的加班时间就是4个小时,这已经不符合法规了,一个月工作日24天左右下来,金红叶的工人每月要加班96个小时,远远超过了法定的36个小时,许方叔最后表示,“这样的情况肯定是违法的,工人可以到劳动监察部门投诉。”

      原纸运送到胶州的工厂后,需要经过哪些制作过程才能成为超市货架上的待售品呢?4月23日晚 ,记者在包装加工厂看到了卫生纸从原纸到加工再到包装成品的全过程。

      在生产车间,有十余台流水线加工机器,每台机器的最前面都放着一大轴原纸 ,记者目测原纸的直径超过1米,高度也有一米多,原纸放进复卷机,复卷的作用是用复卷机打孔、压花,不同种类的纸巾用不同的复卷机压花,由大卷复卷成小卷,随后进入分切机 ,分切机的作用是分切不同规格和长短的,最后经过包装成为成品 。这些步骤共需要6个工人流水作业,原纸从被放进复卷机开始,就被流水线工人赤手触碰了,原纸放入复卷机后,经过压花、复卷成小卷纸后,第二名流水线工人又需要触碰卫生纸 ,直至把卫生纸放入分切机,第三位流水线工人负责把分切好的卷纸放入预留的槽内,第四位工人则需要赤手把槽内的卫生纸放入包装袋内,第五步是把放入包装袋的卫生纸塑封、喷上生产日期,最后一步是用大袋子把10袋左右的卫生纸装在一起。记者负责的工作就是最后一个步骤,把成袋的卫生纸装成大袋。

      这6个步骤中,前四个步骤的工人都赤手触碰卫生纸,而在金红叶对车间工人的要求中,有一条便是上班前必须先洗手,而且每工作两个小时需要洗一次手,记者上班的那12个小时,看见工人们上厕所、擦鞋、吃东西,但没有看到工人洗手。不过,工人们用手碰到的都是一卷卫生纸最外面的一层,因此市民购买回家的卫生纸,最好是把最外面的一层撕去不用,里面的纸工人们就碰不到了。

      4月23日20时,领班把记者分到了一条流水线,并安排了一个师傅李艳(化名)带着记者,李艳负责把包装好的卷纸放入大袋子里,并封好口。教记者装袋时,李艳说:“卷纸过来时,需要看两个地方,一是生产日期、批号有没有喷清楚,没喷清楚的得重新喷上,二是从外包装看看内部的卫生纸上有没有杂质,稍微有一点杂质的可以晃晃袋子,表面看不出来就行,还能看出来杂质的话就得拆了让他们重新装。”

      在接下来的工作中,果然如李艳所说的一样,一般的小污点只要从外包装上看不到,就过去了,能看出来的,工人会拆开把杂质取出来,换上干净的再重新塑封。对于这一点,工人们执行得并不严格。由于12个小时的高强度工作,有的分切好的卫生纸面上有污渍,工人们往往因为上夜班太累而没有注意到,很可能就会把纸面有污渍的成品销售出去,记者上夜班的12个小时 ,就发现了不少不干净的成品。

      4月20日,在领记者去车间参观的路上,张强向记者介绍了金红叶纸业有限公司胶西工厂的情况。“金红叶你们应该了解吧,清风纸很有名,但是生产起来很累,12小时二班倒……金红叶的总厂在苏州,然后原纸都在海南,450摄氏度高温消毒,100% 原浆,待会进车间可以看看。”张强把金红叶公司原纸的出处、品质等给记者介绍了一遍。

      跟随张强记者走进了卫生纸包装车间,一进车间,只听见轰隆隆的机器运行的声音,和张强对话都要扯着嗓子喊。在包装车间,张强告诉记者,金红叶纸业一共有三个卫生纸品牌,分别是清风、唯洁雅和真真,实际上这三个品牌的卫生纸所用的原纸都是一样的,真真品牌的卫生纸主要走平民路线,只是压花之类的工序要比清风的纸巾简单一些。张强说:“抽纸分硬盒和软盒两种,硬盒和软盒里的抽纸巾实际上也是一样的 ,加上硬盒的话,纸的成本也高了。”

      既然金红叶纸业旗下的几个品牌的生活纸用品的原纸都是一样的,那么同品牌、不同种类的纸制品,以及不同品牌、同类型的产品差价是多少呢?4月30日,记者来到了岛城某大型超市,记者发现差价还不小。

      清风原木纯品抽纸软包3连包的价格是19.5元,而硬盒3连盒的价格在22.9元,价格差了3.4元,仅仅外包装一个是软包,一个是硬盒,差价就达到了3.4元。清风 3层140克长卷无芯卫生纸一包10卷的零售价20.9元,清风 3层长卷无芯卫生纸100克一包 10卷的零售价是15.4元,清风 3层无芯卷纸83克卫生纸一包12卷的零售价在17元,从每克的单价来算,第一种卷纸的单价最低,最划算,第二种居中,重量最轻的第三种卷纸则最不划算。

      在这家超市,记者还看到了唯洁雅品牌的抽纸和卷纸,不过价格却要比清风的贵出不少。一包唯洁雅三层超柔卷纸里共有10个卷纸,零售价是34.5元,而清风品牌的原木卷纸一包有12卷,价格是30.5元,和唯洁雅的卷纸相比,清风品牌的卷纸相对实惠。另外,唯洁雅三连包的软抽纸价格是17元,与之尺寸相当、数量相同的清风原木纯品抽纸软包3连包的价格是19.5元。而真真品牌的卫生纸用品,记者在超市没有找到。

      金红叶纸业实行“两班倒”的工作时间,早8点到晚8点,晚8点到早8点,每班工作12小时,十分辛苦,外界看上去3000~5000元的高工资,其实算下来一点也不高。一个夜班上下来,记者经手包装了3万卷左右的卫生纸,而这样的夜班,工人要干半个月才能轮一次白班。和记者一起工作的女工们,大部分都习惯了夜班生活,“虽然辛苦,还有不少女工的内分泌失调,但我们没有别的选择,能攒到钱,就是夜班生活最大的动力。”

      凌晨两点多,记者感觉实在是撑不住了。一个好心的领班过来替了记者10分钟,记者坐在地上的一瞬间就睡了过去

      4月23日,办好了入职手续后 ,记者得知自己被安排上夜班。同来的一个新人阿红(化名)叹了口气说:“真倒霉,一来就上大夜班!”“大夜班不好吗?”记者问道。“当然不好,晚上8点上到第二天早上8点,我跟你说,你以前没干过,第一次上夜班你会累死的。”阿红皱着眉头说。“快回去补觉吧,晚上可有的熬了。”阿红边说边跟记者挥了挥手,离开了车间。

      晚上8点,记者被分到了清风1kg系列卫生纸的生产线个工人,两个男工人负责切割卷纸,两个女工人把切割好的卷纸快速装入塑料包装袋,一个女工人在封塑机上封塑料袋,记者和另一个女工人要把成品的8提卫生纸装进更大的密封袋,运往各经销商所在地。

      生产线每个环节都环环相扣,哪个工人若跟不上节奏,下一个步骤就没法进行。一旁的女工阿月(化名)帮记者拿来一个小板凳,“你第一次上夜班吧,今晚有的受了。如果累就坐下歇歇。”包装工的工作没有任何技术含量,装包、封胶带,搬到一旁的叉车上,干了一个小时后,记者感觉已经开始麻木重复手中的动作了。

      从晚上10点开始,记者感觉时间似乎开始走得格外慢。阿月告诉记者,晚上两三点的时候是最难熬的,现在才刚刚开始。“上夜班得过一周才能适应,我们现在两班倒 ,半个月换一次。以前说好是三班倒的,可现在一直是两班倒。”阿月抱怨道,“以前夜班和白班是一个周轮一次,现在变成半个月轮一次了。”

      夜里12点有顿宵夜。站了4个小时,记者拖着疲惫的双腿向餐厅走去。工厂里一盏路灯也没有,只能就着车间里的微弱灯光前行。只有20分钟的吃饭时间,除去路上的时间,吃饭也就不到15分钟。扒了两口炒土豆丝,记者又回到了轰鸣的车间。下半夜,领班给记者换了个岗位,去塑封机那里封袋子。

      简单一学知道了怎么操作,记者高兴终于有个能稍微动动脑子的工作,不至于太困。可塑封机要不停用脚踩,踩了两个小时后 ,凌晨两点多,记者感觉实在是撑不住了。一个好心的领班过来替了记者10分钟,记者坐在地上的一瞬间就睡了过去。

      “又卡纸了!”卷纸机那边传来了工人的呼喊声,“赶紧关机器 !”机器停了,工人开始忙着拿铁丝往外抠纸。记者所在的这组生产线机器很容易卡纸,所以影响了这组工人的工作效率。结果就是:挣得比别人少。

      “你看那几组的工人,上个月都挣了将近5000元,就是因为干的件数多。咱们这组机器速度调不上去,所以我上个月就挣了不到4000元。”闲下来的阿月看着别人的机器飞快运转,心里有些不爽。记者了解到,一般的机器一晚能产300大包卫生纸,每包8提,每提10卷,也就是24000卷;好点的机器速度快,能产500大包左右,就是40000卷。而记者所在的这组,一共有6个人,当晚12个小时记者共经手包装了30000卷左右卫生纸。

      由于工人们都想多完成件数 ,生产线速度快,记者观察到并不是每一卷卫生纸都经过检查。卫生纸的切割面上会沾有灰尘或污渍,有的工人用手拍拍或直接用嘴吹两口气,污渍就不那么明显了。实在弄不掉,有的工人也会用指甲抠一抠。

      凌晨5点左右,天渐渐亮了,可距离下班时间还有3个小时,想到6点半能吃顿早餐,记者稍微打起了精神。这时,记者脑子里已是一团浆糊,腿像灌了铅一样重,脚底也像针扎一样疼。

      早餐是用塑料袋装的几个小油饼,和一碗稀饭。阿月告诉记者,她早吃够了餐厅的饭,现在一般是早晨不吃或泡两片饼干了事。

      金红叶工厂缺工人,使原本跟工人说好的“三班倒 ”难以实现。人力资源部的人认为不光是他们工厂,附近的几个工厂也都如此,所以只要办好健康证,年龄合适,什么人也能来工厂干活。记者在办入职时,工作人员接了几个咨询电话,都告诉他们说带着证件来就行。

      尽管金红叶公司胶西工厂对工人的需求量大,但公司的入职原则非常明确。其中一个基本原则是年龄需在18至45岁之间。4月20日,正在人力资源部的张强(化名)向记者介绍公司情况时,张强的手机响了,原来是一熟人想要把朋友介绍到工厂,但几个月后才满18周岁,张强告诉他的朋友,等年满18周岁了,再让他过来面试就行。“我们这儿招的工人都在18至45周岁之间,不满18岁的进不来。”

      和记者同去的阿红是个10岁孩子的母亲,家就住在金红叶纸业附近的一个村子里,老公是搞装修的,自己过去在一家鞋厂工作。当天夜班,她和记者干同样的工作,记者几次经过她所在的生产线,都看到她始终是一个表情,似乎没什么疲惫感。

      趁上厕所的时间,她过来和记者说话:“怎么样?累吧?我过去在鞋厂,也上过大夜班,我们是晚七点半到早七点半,所以我都习惯了。”阿红笑着说。

      聊天中,记者得知阿红是初中文化水平,十几岁就出来打工,去过河北、上海,后来结了婚就回到了胶州。“在胶州,这里工资还算高的,不过真是挺累。我晚上上班的话,都没法陪孩子了。”

      像阿红一样,工厂里几乎全是已婚女工,一个30岁左右的女工说道:“这活儿这么累,不少小伙子来了几天就走了。不像我们毅力强一些,能坚持住。”工厂的一个领班告诉记者,现在工厂里的人还没走掉的人多,“一批一批走,都觉得累。”

      一位从四川来的打工妹说:“你觉得工资高才来的吧,别以为高工资是白给的,都是拼命干出来的。累点就累点吧,每个月能攒不少钱呢,我们吃住不花钱,每个月去集上买点小零食和日用品,再就没有花钱的地方了。”

      卫生纸是人们生活中离不开的日用品,手脏了可以擦擦手,脸上有油腻可以擦擦脸,卫生纸品质中最重要的当然是“卫生”。而记者在金红叶纸业打工期间,虽然感受到企业很重视产品质量,可仍然存在不少漏洞。就拿洗手这件事来说,规章制度上明明写着“班前必须先洗手,而且每工作两个小时需要洗一次手”,可几乎没有一个人严格执行。如果消费者知道自己买来的中高档纸巾,被好几个人摸过,生产机器上胶水混着纸屑,污浊不堪,还会用它擦嘴擦手吗?

      另外,工人们不戴口罩,且不说聊天时飞沫沾到卫生纸上不卫生 ,机器多次扬起的纸屑,就像下雨一样,一天下来工人不知道会吸进多少。

      清风是卫生纸品牌中价格偏高的,所以人们对它的质量要求相应也会升高。如果它和比它价钱低的纸质量相同,卫生又存在那么多疏漏,为什么消费者还要选择清风?